蓝色飞翔

啊啊 我既是我 也是我们
厨驯龙高手 王国之心 小圆 海猫鸣泣之时

No Face King

“好啦好啦,既然都被叫来了,就稍微认真干一点活吧。”

他一直守护着村子,但是区区一个青年怎么可能模仿得了英雄,从作为罗宾汉活跃开始不够两年就被敌人的子弹打倒了。




“说起来,Robin的真名叫什么呢?”

在某一次的闲谈中,立香忽然说起了这个。

“我的真名?你不是知道的吗,Robin Hood,绿林好汉,Robin Hood。”

“你知道我指的不是这个,Ro—Archer。”立香转过脸,盯着这位英灵。

“我问的是,你作为人类时候的,那个名字。”

“……”

“?”

像是为了再确认一遍,这次立香对上了那双翠绿的眼睛。

“我想知道Archer你的名字。”

“啊,我的名字嘛,就是那个嘛那个,”绿色的Archer像是惊醒一般,尴尬地挠了挠头,“Robin Hood啦。”

几乎在说这个词的同时,这位英灵就开始躲闪着立香的目光,然后侧过脸去。

漫长的沉默,在这期间Archer时不时偷偷瞥一眼他的御主,最后忍不住发动了无貌之王。

真不妙啊真不妙啊Master怎么会问起这个问题说起来我到底在干什么直说不就好了吗——

“我——”

“那么明天见了,你。”

诶?



绿色的Archer听着脚步声远去。



之后的日子如流水般滑过,御主对他如旧,人理的修复也在进行。
唯一不同的是,御主对他的称呼不再是“Robin”而是“你”。

“今天的战斗辛苦你了。”

“这是给你的圣杯。”

“明天的战斗就拜托了,要好好加油哦!……你。”


你这次去那个队里。

你在干什么。

你没事吧?

你……

你…




一直到了最后。

“往后的日子里也要好好加油哦,Master。”
“嗯。”
“虽然有点不好意思,我给你的银币你有好好收着吧?”
“当然了。”
“……”

像是要做什么大事一样,绿色的英灵做了一个费劲的深呼吸。
“咳……那个,Master,不,立香。”
英灵的双手捏住立香的肩膀。
“不是我不想告诉你,而是……我真的忘了啊,我的名字。”

绿眼睛看着蓝眼睛。

“作为普通人的我的话,是成不了英灵的,只有凭借着"Robin Hood"这一概念才可以被记录下来。”

“所以我……”

英灵的身型已经消散大半了。

“所以在你叫我"你"的——”

没料到会被人拥入怀中,绿色的Archer愣了愣。


那个人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再见,■■■”






虽然因为退去的缘故这个绿色的人没能听清楚,但那毫无疑问,是一个名字。

【End.】

绿茶天下第一好!我永远喜欢他!

This true without lying, certain most true

Et sicut res omnes fuerunt ab uno, meditatione unius,sic omnes res natae ab hac una re, adaptatione.
Pater eius est sol; mater eius est luna.
Portavit illud ventus in ventre suo; nutrix eius terra est.




This true without lying, certain most true.
That which is below is like that which is above and that which is above is like that which is below to do ye miracles of one only thing.
The Sun is its father, the moon its mother, the wind hath carried it in its belly, the earth its nourse.

Separate thou ye earth from ye fire, ye subtile from the gross sweetly wth great indoustry.
It ascends from ye earth to ye heaven & again it desends to ye earth and receives ye force of things superior and inferior.
By this means you shall have ye glory of ye whole world & thereby all obscurity shall fly from you.
So was ye world created. From this are & do come admirable adaptations whereof ye process is here in this.

“贯穿那天空的,高耸的城市啊
各怀心思的人,于夜色中聚集到这里。
在这异端之地,埋藏着打开大门的钥匙。
目标各异的同袍,应遵循以下所记寻找钥匙


在Walpurgis Night,向那黑山羊寻求爱的种子。
在Samhain,将那死亡逆转
在Christmas Eve,…………


Up,up up up upupupupupupupupup into sky,the castle.
People with their own mean,come here in the night.
At this land,I hide the key.
To all my friends ,who are strangers,if you want to get the key、
You should:

At Walpurgis Night,ask the seed of love to the black sheep in woods.
At Samhain,reverse the death.
At Christmas Eve,sacrifice sheep to God!!

传达爱意乃黄昏 歌词

明けない夜 数えながら
過ぎ去った日 想い続けた
巡る夢の中 消えてゆく影法師
溢れる終(つい)の願い
尽きることない後悔の果て
彼の岸 渡れぬまま
愚かな花と散る
包まれ 息吹く永遠(とわ)の闇
冷たすぎて もがくだけの巡り夜
「枯れないで 私たちは美しい儘・・・」
踊ろうよ 幾千の月
閉ざされた目を抉るように
ほのかに揺れ、貴方誘う
誰そ彼(たそがれ)、惑う頃に
佇むあの娘(こ)はだれ?
閉ざされた記憶の中に
戯れ語る者が 貴方と指を切る
端に秘めるは陰陽の謡(うた)
息を止めてココロ断ち切るのなら
通りゃんせ 其の先はもう、寂滅のほとり
渡ろうよ 宵闇(やみ)の星
汚れた糸を 解くように
噛み砕いても、渇きは癒えず
転がる骨の中で・・・
「何の為に生まれ、生きていくの?
教えて下さい、人の生きる意味を・・・」
「この夜は、胡蝶の夢。
アナタの為に生きなさい・・・」
枯れぬ花はないよと笑う
現世(うつしよ)を越えて、今、届け。
私に咲いた彼岸の花
己の血は無罪(むつみ)のままよ・・・
「堕チテ嗤ウハ、誰・・・?」

童谣羁绊礼装

Hello, dear dreamer.
Gaze upon me with those youthful eyes of yours.
The world is filled with possibilties,
everything in it is kind,
and everyone is a friend.
Even the clouds floating in the sky are made of sweet candy!
Sparking eyes make your world shine brighter.

Goodbye, dear dreamer.
Gaze upon me with those aged eyes of yours.
The world is predictable,
everything in it is cruel,
and everyone is a tired stranger.
Even that sweet candy is made filthy smog!
The sparkling world has opened your eyes.

Wonderland is a fairytale world.
Rhymes are the cradle of dreams.
They're not worth one shilling.
Their warranty doesn't even last ten years.
Sweet memories soon fade away.
A necessary sweet pain.

Even if you forget what what the book was about,
don't forget the bookmark placed between your dreams.

Kinokis:

我现在钱都准备好给McGee的下一部爱丽丝游戏了...

爱丽丝:疯人院 Alice:Asylum

据说今年八月众筹开始。

McGee的爱丽丝可以算是我最喜欢的女主角top3了,爱丽丝疯狂回归这部作品惊艳的表现让我这个颜狗全程忍耐了游戏语音里带着海腥味的英国乡村口音,忍耐了EA神一样的启动(我是正版游戏的受害者),忍耐了层出不穷的bug乃至坏档。

但是我爱它爱的深沉,因为我他妈是个颜狗啊啊啊啊。

别人眼里的乙女游戏:你跟几个男人谈恋爱

我眼里的乙女游戏:一个患有精神病的少女用自己的幻想日翻全世界

我可能脑子有坑。

The Dragon:意外之旅



最开始是从南方刮起了大风,吹散了笼罩在Berk上空的阴云。

圆月悬于天空,散发出朦胧的光芒。

快到深夜时风刮得更加猛烈,甚至可以称得上是飓风了。

海水被高高卷起又在Berk外海的海噬柱上撞得粉碎,变成纷飞的水花。


汪洋咆哮,涛声震天。

岛上的维京人都躲进了他们的小木屋,只留下守夜的人在外面咒骂这该死的天气。

有什么东西在低空中飞行,海面上留下巨大的阴影。


Hiccup和他的龙窝在他们的房间里,手有一搭没一搭的挠着Toothless的下巴。“What a bad weather,isn't it bud?【真是个糟糕的天气,对吧伙计?】”

后者发出模糊的咕噜声。

Hiccup拍了拍Toothless的头,起身去添柴。


在木柴爆裂的噼啪声中,Hiccup隐约觉得自己听见了龙的嚎叫。他摇了摇头,嘲笑自己的幻觉。

几秒钟后他猛地回过头,看见Toothless弓起脊背,向着屋外发出威胁的低吼。

Hiccup打了个激灵,跑去打开窗户。

在刺骨的海风中,他听到整个Berk上的龙都在低吼,或是哀嚎。

“Come on bud,let's see what happened.【走吧伙计,让我们去看看发生了什么事。】”


当Hiccup赶到瞭望塔时,Astrid已经在那儿了。

“Suddenly Stormfly get nervous.The night watchman say all the dragons get worse.【Stormfly突然就变得惊恐起来,守夜的人说整个岛上的龙都变得不对劲。】”

“What's going on?I have never see them like this.【这是怎么回事?我从没见过龙有这样的反应。】”

“Where is Fishlegs?Maybe he knows something.【Fishlegs在哪?兴许他知道些什么。】”

在Astrid话音刚落的时候,两人的上空传来Fishlegs的声音。

“I'm here!And I don't kown what happened!【我在这儿!我也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Meatlug叼着她的主人从瞭望塔上方飞过,她拼命扇动小翅膀,想飞得快些——虽然和平时没什么两样。

“Where are you going?!Come down right now!!【你这是要去哪儿?!快下来!!】”Astrid吼道。

“I don't kown——Meatlug doesn't take my words——She's very scared—— ” 【我不知道——Meatlug不听我的话——她非常害怕——】Fishlegs努力让自己能在狂风中说出话来。


目送着Fishlegs和他的龙消失在夜色中后,Hiccup发现一些被允许住在维京人家里的龙撞破了木屋四散飞去——有的还带着他们的主人。

Hiccup意识到事态的严重。

“Open the drago's lair,ready for war——or what else.【打开龙穴的门,准备战斗——或是别的什么】”Hiccup转身向塔下的维京人大吼。


在剩下的维京人和龙都聚集起来后,风诡异的停止了。

Berk的酋长站在瞭望塔下对人群进行必要的讲话。

“Although we don't know what happened,but we must calm——【虽然我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但我们一定要冷静——】”

人群里突然爆发出的惊慌打断了Hiccup的话,一些龙也疯狂的振翅而去,双胞胎也被他们的龙叼走了。

“What the fu——”

“Hiccup!look!!”Astrid指着远处的海面。


海面上有一星红光在快速的变大,或者说,在快速的接近。

片刻后人们听到了翅膀挥动的声音,随即看到了一个巨大的身影。

当最后Hiccup看清那是什么东西后,他倒吸了一口凉气。


它腹部鳞片间的缝隙透出明亮的火光,仿佛在地层间流动的岩浆,照亮了海面。

它的脖子如蟒蛇般灵活,张开的大嘴里是锋利的尖牙。

它的眼睛宛如黄金,钥匙孔般的瞳孔透着毒恶与奸诈。

它展开的巨大有爪双翼连Berk上最宽的地方也不能容纳。

它的头比维京人的木屋要大得多,满身都是坚不可摧的龙鳞,其身形远远超过当初的喷冰海龙。


一条巨龙。


几乎所有的维京人和龙都被吓得躲起来了。

Stormfly颤抖着发出咕咕声,像极了一只母鸡。

Toothless的黑眸变得细长尖锐,在地上刨出深深的爪痕。Hiccup坐在夜煞身上调整尾翼,随时准备起飞。


巨龙收起翅膀降落在海里,深深的海水竟不能把它的双腿完全淹没。他的翼手在海噬柱上轻轻一推,经历了几百年风吹雨打的岩石就这样轰然倒塌。


巨龙俯下身,修长有力的尾巴掀起阵阵海浪,长在巨大翅膀上的爪子撑在倒塌的海噬柱上,不紧不慢地爬向Berk。


夜煞龙王向巨龙发出威胁的怒吼,他的脊背上亮起蓝光。

“It's ok,it's ok,bud.We must do.【没事的伙计,我们必须。】”

Hiccup拍拍夜煞的头,努力迎着巨龙如炬的目光。

“A chief protects his own.【首领必须得保护他的人民。】”



巨龙如钥匙孔般的黑瞳缩小又放大,它的舌头在牙齿的缝隙间游走,发出嘶嘶的声音。

“Well,well.Please don't shout so rudely……【好了好了,请别叫得这么粗鲁……】”

巨大的红龙向着酋长和龙王开口了,他说话的声音如铜钟齐鸣。

“little…….lizard.【小……蜥蜴。】”

岛上的维京人全都惊呆了,他们从没想到龙能够说话。

“For the first meeting,I think we'd better have a self introduction.【因为是初次见面,所以我认为我们应该做下自我介绍。】”

巨龙低下头,满是妖艳花纹的眼睛看向那小小的一人一龙。

“Don't you think so?~~【你不这样认为吗?~~】”

“Ye,yes……”Hiccup结结巴巴的说到,他还没从一头龙能够说话的震惊中脱离出来。


“Good.”


巨龙猛地转身,展开巨大的双翼,收回脖子居高临下的俯视,有力的长尾抽打在Berk的岩壁上让碎石纷纷掉落,维京人在他投下的巨大的阴影里瑟瑟发抖。

“I am Smaug!The King under the mountain!! Chiefest and Greatest of Calamities!!【我乃史矛革!山下之王!!万恶之首!!】”


Toothless发出愤怒的吼叫,背上的蓝光愈发耀眼——他在回应那头巨龙。

“Ah!The Alpha!!Good name!【啊!阿尔法!!真是个好名字!】”Smaug做出十分吃惊的样子,但旋即发出轻蔑的鼻音“But I'm suer I have never headed it,I can say you're not famous.【但我确信我从没听说过你,我们敢说你一定不怎么有名,】”

Smaug再次俯下身子,把脑袋伸向Berk,侧眼看着Hiccup,他眼里发出的光把Hiccup的脸映得通红。

“And may I a~sk your name?【然后我能~问下你的名字吗?】”

“I,I'm Hi……”

“He is the dragon master!【他可是驯龙大师!】”躲在自家凶魇肚子下的Soutlout 不知什么时候爬了出来,对着Smaug嘲讽的大喊,“You'd better show yo——【你最好放尊——】”Soutlout话没说完就慌慌张张的又跑到Hookfang的背后躲了起来,因为Smaug的一只爪子搭上了岛岸。


Smaug用他那有着复杂花纹的眼睛盯了Soutlout好一会儿,终于把视线转移回Hiccup身上。

“Well,the dragon master.Have you ever see a very beautiful jewel?【那么,驯龙大师,你见过一块非常美丽的宝石吗?】”

“A very special jewel to dragons.【一块对龙族来说极其特别的宝石。】”

Smaug一边说着,一边围绕这小小的岛屿在走动,最后又停在Hiccup面前,一根巨大的利爪一下一下的敲击着Berk的陆地,发出拨弄着每一个人绷紧的神经的声音。


他说的是龙之眼。

深知这颗宝石对龙族的意义的Hiccup暗暗咽了口唾沫。

Toothless不易察觉地抖了抖身子。


“Did you see it?【你见过它吗?】”

Smaug的眼里映出Hiccup的面庞。

“No,I don't kown what are you talk about.【没有,我不知道你在说什么。】”

Hiccup勉强自做镇定的回答,努力不让自己移开与Smaug对视的目光。


“Lier!!!【骗子!!!】”巨大的红龙从海里跃起,攀上Berk唯一的,螺旋状的山峰。巫医的小木屋在他的爪下碎裂,他的尾巴扫倒了几座维京人的木屋,大礼堂门口的火炬纷纷滚落。

Smaug向下怒视着Hiccup,钥匙孔般的瞳孔里是掩盖不住的愤怒,他低沉的声音传遍整个岛屿,深深刺进每个人的心头。

“You are lie!!I kown the jewel is on the island!【你撒谎!!我知道宝石就在这座岛上!】”

山尖被Smaug粗暴的推平,巨大的石块落入海中溅起高高的浪头,巨龙的尾巴缠绕在螺旋状的山崖上。

“I can smell its smell!I can feel its power!Give it to me or you'll burn!!【我能闻到它的味道!我能感受到它的力量!把它交给我不然就烧死你们!!】”


巨龙的腹部再次透出明亮的火光,他朝着山下喷吐炽热的龙炎,几所房子瞬间倒塌,维京人骑着他们的龙惊恐的四散而逃。

“I smell it with your odour!Give me the jewel or I'll kill all of you,destroy the island!【我闻到它的味道和你的气味混在一起!如果不交出来我就杀光你们所有的人,毁了这座岛!】”

蓝紫色的电浆炮从山下飞来,在Smaug的鳞片上留下了痕迹却不能伤他分毫。

“Foolish human!There is nothing can hurt me in this world!【愚蠢的人类!这个世界上没有东西能够伤害我!】”

“As you,【至于你,】”Smaug愤怒的看向夜煞,眼里是满满的嘲讽“just a little lizard!!You think you have two powerless wings,so you can be called ‘dragon’?Dreamer!【只不过是一只蜥蜴罢了!!你以为自己长了两只没力气的翅膀,就可以自称是龙了?天真!】”


Smaug的舌头在他嘴唇边来来回回,如同毒蛇在一个洞里钻进钻出。

“No way!!I won't give you Dragon Eye!And I'll protect my people,my friends!【没门!!我不会把龙之眼交给你的!而且我会保护我的族人,我的朋友!】”年轻的酋长坚定的冲巨龙喊到。

“Ah,Very well.You make me remember a thief,【啊,很好。你让我想起了一个飞贼,】”Smaug张开双翼从山顶滑翔而下,甩动尾巴把那些燃烧着的木屋扫进了海里。

巨龙降落在山下的大礼堂门口,鼻孔不断抽动,熔金般的眼睛上下打量着Hiccup,钥匙孔样的瞳孔深不见底。

“be fooled to die,but stil believe his ‘partner’!【被骗来送死,还愚蠢的相信自己的‘同伴’!】”

下一秒Smaug猛地伸下脖子,巨大的头停在已经喷完了所有的电浆炮只有不断吼叫的夜煞上方,吐出一串低沉雄厚的音节。


巨龙Smaug用古老的龙语说话了。

他对年轻的夜煞说道:

“滚开”。


夜煞条件反射的展开双翼,扔下Hiccup夺路而逃,岛上一片寂静。

“Toothless!!”

Hiccup呆呆地望着Toothless飞走的方向,跪倒在地。


“But I think you may not stubborn like him,so let me tell you a secret.【但我认为你也许不会像他一样固执,所以我要告诉你一个秘密。】”Smaug转过头继续对维京青年说到。

“……Wh,What?”

“The man who says you are dragon master,【刚才说你是驯龙大师的那个男人,】”巨龙一边把玩着刚刚从一座房子里刨出来的几枚金币,心不在焉的说道。“you think he is try to help you?【你以为他是想帮你?】”

巨龙抽动鼻孔,在空气中嗅着什么。“You're wrong,all wet~~.He is try to make me get angry.【你错了,大错特错~~他是想激怒我。】”

“……Why?!Why he……”

Hiccup说道一半,愣住了,绿松石般的眼里充满了惊恐。他摇着头想要把这个可怕的想法从脑袋里赶出去。

“No no no,it's can't be true……【不不不,这不可能是真的……】”

“It's true.My dear.【我亲爱的,这是真的。】”Smaug又搜出了另一堆金子和几颗不纯的水晶,把它们在空中抛来抛去,仿佛他的心思并不在面前这个人类身上。“Dragons can tought reading.【龙可是会读心的。*】”

“But he is my cousin!!【他可是我表亲!!】”Hiccup在吼出这句话后彻底沉默了。

“Ah,yes,he is your cousin——【啊,是的,他是你的表亲——】”Smaug一边说着一边用一根爪子掀开一座屋顶,他已经搜寻了Berk上一半的房子。“and you know what that mean.【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

Hiccup张了张嘴,却发不出一丝声音。


“啪!!”

Hiccup狠狠地给了自己一耳光,站起身和转过头来的巨龙对视。

“So what?!He is my cousin,I am the chief!he is my people and the chief must protect his own!!!【那又怎样?!他是我的表兄,我是酋长!他是我的族人而首领必须保护他的人民!!!】”

黑色的龙瞳盯着绿灰色的眸子,有那么一瞬间Smaug觉得自己在这个人类身上看到了一条龙的灵魂。

Smaug觉得自己受到了侮辱。

他冲着这个自以为是的人类怒吼,喉咙深处隐隐可见火光。

“I don't care!! Tell me where is the jewel or I'll eat all of you like wolf among sheep!!!Even those winged worms!【我才不管!!告诉我宝石在哪里不然我就像狼入羊群那样吃了你们所有人!!!包括那些长翅膀的虫子!!】”

Hiccup转身就跑,致命的龙炎吞没了他身后的一切。他跑到悬崖边,被迫停住了脚步,Smaug在后面不紧不慢的向他逼近。


巨龙看着走投无路的男人——


蓝紫色的电浆炮击中了巨龙的左眼。


Smaug发出一声惨叫,本能的往前吐出一片火焰。Toothless的以极快的速度从空中俯冲而来,Hiccup纵身一跃,抓住了龙鞍借力坐上夜煞的背。

又是几枚电浆炮连接轰在Smaug的头上,一些鼓起勇气跟随他们龙王而来的龙也喷出火焰,击中Smaug的腹部。

“Kill him!!Toothless!!!”


“Ahhhhhh————!!!!!!My eye!!!!!My eye!!!!!!!”

巨龙扇动着巨大的双翼腾空而起。他因疼痛而扭曲的身子映在波涛起伏的海面上变得就像群魔乱舞。

“How dare you are!!!How dare you!!!!——Just a bug!!!!!!!【你好大的胆子!!!好大的胆子!!!!——不过区区一只臭虫!!!!!!!】”

巨龙挣扎着飞向Berk的高空,夜煞龙王追赶在他身后。

“I ~a~m fier~!!!I ~a~m death!!!!!” 孤山之王在云层里哀嚎,那里是以夜煞的体型所不能抵达之处。

“I will die??!Dream~ on!!!I will show you the revenge!!!!!【我会死?!做梦去吧!!!我要让你知道什么叫复仇!!!!!】”巨大的红龙仰天长啸,他凄厉的声音传遍整个海域,连狂战士岛上的人都听得一清二楚。


巨龙的腹部和喉咙冒出了火光,将云层照得鲜红亮丽。就连那透过云层洒下的月光,也染上了一抹血色。

Smaug甩动脖子疯狂的喷吐炽热,龙炎如火雨般漫天落下,将Berk笼罩。

巨大的红龙从熊熊烈火中俯冲而下,一次又一次地掠过Berk,喷出高温的龙炎。

——就像他当初对长湖镇所做的那样。


整个Berk上一片火海,高窜的火苗连螺旋状的山峰也吞没。


愤怒的巨龙在空中调整身形,嗅着气味飞向那些该死的人类和长翅膀的爬虫的躲藏之处。


“I will kill all of you.【我要杀光你们所有人。】”




*:暗指Smaug认为Toothless算不上是龙。


Meaculpa:

我的爱丽丝啊_(´ཀ`」 ∠)【图2性转,Alice是男女通用的名字,很方便啊不用改名了x

自己眼里【有生之年都等不到的游戏】中没续作几率排名第一的疯归最近突然有重启的消息了,我简直垂死病中惊坐起。虽然还在众筹阶段,也可能像之前异土那样再无下文,但还是……兴奋得寝食难安!回忆起了那些被鬼畜跳跃支配的日子!(等等)求你们出3吧我特么买爆!!!!!能对游戏性进行优化就更好了……!探索更多样的游戏方式吧∠(ᐛ」∠)_(别再削武器种类数量了2333333

感兴趣的朋友可以通过提交邮箱的方式让EA感受到玩家们对续作的渴盼之情,传送门→http://www.americanmcgee.com/alice-3/

(手机党可以点评论区链接